田溯宁挥别中国网通 率嫡系转战宽带基金

2006-05-18 03:30 北京晨报
关键字:

  选择“5·17”世界电信日离开,理想主义的田溯宁,就连挥手作别中国网通的日子也充满了理想主义的意味,不过这个味道却有些苦涩。

  他的离去,为中国网通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画上了句号。不过,这位当年叱咤风云的先锋人物并非就此淡出电信业,一个寄托田氏宽带理想的“中国宽带产业基金”就此正式浮出水面。

  昨天交出CEO帅印

  本周二晚10点半,中国网通集团对外正式宣布,该公司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田溯宁将于5月17日起正式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接任者是该公司原首席营运官左迅生。

  虽然田溯宁将继续担任该公司副董事长职务,并调任本公司非执行董事,但实际上,这些只不过是虚职而已,淡出网通管理层后,田溯宁的离开已经没有悬念。

  尽管田溯宁离开网通的传言已久,但还是引起业界震动。网通公告称,田溯宁离开的原因是“因私人理由”。但知情人均言,其个性与中国网通的未来还是没能磨合到一起。

  小个子、眼镜片后精明的目光以及常挂在嘴边的微笑,是田溯宁给记者留下的经典镜头。不过,这些都定格在2004年11月网通上市后的庆祝会上。此后,他露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田溯宁离开的迹象早就露出。

  去年7月,中国网通集团撤销了其国际业务的标志性子公司——网通国际。此事对当年跟随田溯宁创业的嫡系队伍影响很大,因为它被视作田溯宁实现宽带战略的实际平台。而网通上市后,田溯宁被“边缘化”的传闻日盛。有业界人士表示,田溯宁的国际化战略并未在网通内部赢得期望中的认同,这可能缘于深层次的观念冲突。随后,业界传出田溯宁携3000万美元创建一风险投资基金的消息。尤其在今年3月网通2005年财报发布会上,这位网通的二号人物、CEO居然缺席。

  运行先锋派少帅曾抢尽风头

  在对田溯宁所有的描述中,几乎都不厌其烦地引用这样一句话:“以后我要把光纤的外皮做成血管的颜色,光纤就是以后中华民族的大动脉。”这是田溯宁坚守的宽带梦想。

  现年42岁的田溯宁,1992年在美国得州技术大学获得自然资源管理专业学位,之后回国投身电信行业,与他人共创亚信控股;1999年,田溯宁组建网通控股(简称小网通),2003年并入网通集团;2003年11月,网通国际成立,田溯宁率原小网通的“嫡系”人马进驻,当时这位先锋派少帅抢尽了风头。

  过去几年,田溯宁曾亲自导演了几幕精彩的大:2002年11月,当年最艰难的时候,田溯宁执掌小网通蛇吞象般吃下亚洲环球电讯,花8000万美元买下一张价值十几亿美元的东亚电信大网;2004年11月,田溯宁成功导演中国网通港、美上市;2005年1月20日,中国网通以10亿美元买下香港电讯盈科20%股权。

  这些举措使中国网通以最具国际化的色彩而区别于其他运营商,这得益于田溯宁炉火纯青的资本运作手段。

  “失落的元帅将另辟战场”

  “失落的元帅终于要另辟战场了。”一位匿名人士私下评论说。

  昨天,记者从田溯宁的联系人处了解到,田溯宁辞去中国网通管理层的职务后,将专注于“中国宽带产业基金”(简称CBC)的管理和运营,继续从事其挚爱的宽带事业。

  该人士称,田溯宁辞职是为了更有效地“圆梦”,也是为了保证“中国宽带产业基金”以独立的身份开展市场化运作。

  这家公司昨天终于浮出了水面。据了解,该公司未来将主要投资于电信技术和宽带应用领域,致力于在中国建立全新的宽带生态系统。

  显然,田溯宁已经为这个平台准备良久。记者了解到,此前田溯宁一些嫡系人马已经悄悄转移到新公司中。晨报记者 焦立坤

  网通首次承认拟出售亚洲网通

  晨报讯(记者 焦立坤) 昨天,来自香港的消息称,中国网通(HK.0906)拟出售旗下亚洲网通,以改善亚洲网通的经营状况。

  前天,网通董事长张春江首次公开承认有卖掉亚洲网通的打算,但目前还没有就此作出最终决定。

  上个月,和黄前高管马世民曾证实,由其牵头的一家集团将就收购亚洲网通事宜与中国网通达成协议。

  亚洲网通主营国际海底光缆业务。张春江表示,已有数家企业对收购亚洲网通很感兴趣,但他没有透露这些买家的具体名称


比特观察

比特微信账号
比特微信账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Chinabyte

返回首页 长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