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产品库 视频 专题 CIO俱乐部 Windows8 实验室 CMO俱乐部 案例

政策放宽外资进入电信业门槛 成行业转型新推力

发布时间:2013-10-10 09:44:00 来源:通信信息报 作者:佚名
关键字:外资进入 增值电信业务

  国务院近日批准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方案涉及金融服务、航运服务、商贸服务、专业服务、文化服务、社会服务等6个领域18个行业,其中有关电信业的至少涉及三方面改革,即在自贸区将会允许外资企业突破之前股权比例低于49%的限制,甚至可能会允许外企以独资形式经营;外资可经营ICP等过去不能涉及的业务;涉及信息安全的仍要严格审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相关人士表示,自贸区内互联网将依法管理,没有特殊。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信息消费政策课题组专家何伟透露,增值电信业务对外资开放是信息消费70多项任务中的一项,增值电信业务将对外资控股比例方面有一些放宽,以降低市场门槛促进市场活力,国务院将督办相关政策落实。

  市场开闸放行

  截至2011年5月31日,在我国经营电信增值业务的企业共有2063家,其中国有控股企业110家,占经营总体的5.33%,非国有控股企业1930家,占经营总体的93.55%,外资投资企业23家,占经营总体的1.11%。上海自贸区被称为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载体,这也是我国在电信领域的又一次政策性突破,增值电信业务的开放对行业发展有一定推动作用。

  目前,电信业务可分为基础电信业务和增值电信业务。按照我国对WTO的承诺,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和《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外资在电信增值业务中的持股比例不能超过49%。这意味着,外资只能以合资而且是非控股的方式进入中国电信市场。

  此次自贸区的改革显然将扩大外国企业在增值电信企业的开放程度,最突出的意义就是允许外资企业突破之前股权比例低于49%的限制,甚至可能会允许外企以独资形式经营,对此一直专注外商投资的某电信行业分析师表示:“很多外资都排斥合资的形式,只要有可能独资,绝不合资,现在对这些厂商来说,终于打开了一扇窗。”

  此外,此次方案允许外资企业经营特定形式的部分增值电信业务,具体包括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信息服务、数据处理和存储服务和呼叫中心。允许外商独资或控股企业经营部分增值业务,意味着中国增值电信业务对外资进一步的放开,有利于营造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

  业界反应不一

  虽然不少业内专家表示,上海自贸区向外资企业开放的增值电信业务不是基础电信业务(语音、短信等业务),也不是虚拟运营商牌照,对国内通信市场的影响不大;但也是一些专家指出,增值电信业务将对外资控股比例方面有一些放宽,这对降低市场门槛促进市场活力打开了一扇窗,对进一步提升电信市场的开放程度具有积极意义。

  在开放的增值业务中,互联网信息服务就是通常所说的SP,数据处理和存储服务就是指ICP,呼叫中心业务。这几大领域的市场竞争目前已经呈现饱和状态。因此,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开放,对国内增值电信企业也影响不大。和这些企业同场竞技,外资就算实力雄厚也因为后发之势恐难有胜算,因此通过合资、风险投资等方式的合作或会是外资拓展增值电信业务市场的首选。

  北京邮电大学博导曾剑秋表示,外资进入上海自贸区的增值电信领域,还是会以和中国企业合作的方式为主。一方面,采用独资的方式需要在建网等方面进行比较大的投入,对外资来说投资收益不高;另一方面,国内一些增值电信业务的竞争力已经很强,例如微信等。

  虽然有报道称,对于那些一直对中国电信市场“虎视眈眈”的外资运营商来说,此次上海自贸区关于电信行业的“开放”范围和开放程度似乎没有引起太大兴奋。近几来,外资进入中国遭遇“水土不服”而陷入发展困境的企业也不少,从最早的雅虎,到后来的MSN……外资进入中国市场也是风险与机遇并存。实际上,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例如新浪腾讯等虽然创始人和主要业务都在中国,但从股权上来说,新浪和腾讯的注册公司都在开曼群岛,严格意义上来说,也属于外资。

  德国电信咨询公司中国区高级顾问谭炎明说,在他看来,这项开放的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市场开闸只是破解了准入问题,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此次上海自贸区关于电信行业的“开放”只是通过法规的形式将之前各种探索形成的“既有事实”固定下来,并且减少了跨部门审批和协调带来的麻烦,真正产生的实际影响还需要等细则出台后才能确定。

  破解零和博弈关键在开放

  建设上海自贸试验区以“开放”倒逼“改革”,加快政府职能的转变,将市场行为的主导权更多地给予市场主体,使政府从过去的管理型逐步转变为服务型。开放并不应仅局限于对外国、外资开放,亦应重视对外地及体制外的机构、资本开放,对内开放甚至比对外开放更为迫切。

  目前,开放程度较高的汽车与金融业发展蓬勃,而开放参与率低的农业则发展滞后,更证明开放的必要性。总体来看,国内的电信业国企改革一直在进步,但是仍不够充分。因此,进一步放开外资进入电信增值业务市场的门槛或是一个强烈信号,开放已是电信业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近期工信部对外公布的《移动转售业务试点通知》中,也将开放的对象锁定在民营资本,要求申请企业外资持股占比不得超过10%。

  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彻底颠覆了传统电信业的发展模式,互联网应用服务的发展改变整个电信市场格局,开放的跨界合作已成为主流,这也要求电信业有更开放的合作平台。今年以来,民间资本顶着打破垄断、提速开放的光环加快了市场进入的步伐,移动转售业务作为一种新的业务提供模式,引入新的投资主体。

  其实,无论是市场向民资开放还是向外资开放,目前国内电信业引入民间资本乃至扩大外资引入,都是为了更好的盘活市场有效竞争。正如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所言,电信业竞争和超市竞争比,它有自然垄断性,这个行业的竞争早已白热化,“三家是真打,不是假打”。因此,惟有开放才能让陷入市场零和博弈的三大运营商走向理性竞争,这对于互联网业、IT业同样适用。

  加快开放或能为行业的转型升级提供新的力量,电信业改革需要“搅局者”。


猜你喜欢

-->
比特微信账号
比特微信账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Chinabyte

返回首页 长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