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产品库 视频 专题 CIO俱乐部 Windows8 实验室 CMO俱乐部 案例

【比特三家村】思文凯出走后 爱立信将会怎样

发布时间:2009-06-30 09:10:00 来源:比特网 作者:雍昊澄
关键字:

  咱们中国有句俗语,“地球少了谁都一样转”。但对2010年之后的爱立信而言,总裁兼CEO思文凯(Carl-Henric Svanberg)的离开,可能会让处于更激烈竞争中的这家电信公司,面临方向上的风险。

  和很多其他媒体记者类似,我和爱立信也有了好些年的接触,这段时间差不多就从思文凯就任爱立信CEO开始。

  对思文凯的印象

  爱立信市场绅士的竞争风格和与人为善的企业文化,不仅让媒体对其有好感,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媒体人的心态——至少我个人是如此的。在过去的6年多时间里,我和其他很多记者一道,多次采访过思文凯——闫跃龙在他的博文中,曾经提到过思文凯的心路历程,有很多次(其实是几乎每一次),我们是一道采访思文凯的。

  我记得第一次思文凯面对中国媒体,是2003年11月份,那时候杨迈还在世。思文凯那时候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还很实在——因为刚刚从传统行业转过来的缘故,真的是有什么说什么。在回答爱立信的亏损问题时,思文凯的“诚实”让人印象深刻,他说,爱立信亏损的问题,在于爱立信的效率还不够高,而且更重要的是,有很多部门在职能上存在重复。

  我最后一次采访思文凯,是2009年2月份,在青岛——老闫已经干起了“拉皮条的生意”,没有机会一起采访了,采访的时候孙杰贤就坐在我旁边。思文凯也已经很“油滑”了,在回答公司业务状况是,他说,公司还有很好的现金流,大约300亿人民币左右——很少有公司的领导人在谈现金流时,用人民币的,因为这样能让数字显得更多一些。

  其他采访思文凯的地点也很多,北京、上海、广州、东京、斯德哥尔摩等等,不同的环境下,思文凯的状态也不同。记得在爱立信总部斯德哥尔摩采访他时,他显得很疲惫。我私下对陈晓林说,怎么好像倒时差的不是我们,而是他。陈晓林保持他一贯的笑容,以及一贯的少言寡语。

  思文凯的成绩

  有个网络媒体做了个专题,关于思文凯的离职,说思文凯的离职,是因为投资人对管理层的不满——这是一个典型的“蒙点击率”的报道。而这个专题的策划编辑,要么是对爱立信一窍不通,要么就是别有险恶用心。

  文章引用了一个分析师的一段评说,“卫翰思的当选意味着爱立信董事会认为业务发展良好。由于卫翰思了解财务,投资者也会他的任命感到满意。”我只能说,这个分析师也是狗屁不通,既不了解卫翰思,也不了解爱立信的历史——估计这个分析师,也就是个刚入行的雏儿。

  上周思文凯要走的消息出来之后,爱立信在斯德哥尔摩股市的股价没什么变化,每股还维持在76瑞典克朗左右,市值大概在310亿美元。2008年,爱立信的营业额约为270亿美元。思文凯2003年4月8日正式就职爱立信CEO的,爱立信股价已经降低到4瑞典克朗,年营业额只有120亿美元。股价没有变化,不是说思文凯的离开,对爱立信没有正面或负面的影响,而是思文凯治理了六年的爱立信,现在处于一个稳定的循环之中。

  把企业做到这个地步,其实是不简单的。正如闫跃龙所言,思文凯这几年,老的很快。而且,思文凯从爱立信获得的报酬,也不是特别高。我看到的数字是,2008年思文凯从爱立信获得的报酬为2040万瑞典克朗,相当于160万英镑,260万美元左右。

  对比一下,联想去年的销售额164亿美元,差不多是爱立信的一半,利润更是亏损2.26亿美元。而且,PC市场的利润率,和通信行业几乎是没得比的。但是联想前任CEO,连工作带离职补偿,高达1760万美元;杨元庆接任CEO,也有720万美元。联想在向香港证交所提交的报告中称,希望推行“正规、透明度高及以绩效为基础的薪酬政策。”

  对比思文凯的薪水,联想的绩效基础如何确定的,看不太懂。

  回过来说,思文凯从柯德川手中接过爱立信的时候,是饱受质疑的。那时候,包括我本人,都看不懂爱立信的做法;通信行业的人说话有时候挺恶毒的,当阿尔卡特和朗讯传闻要合并时,诺基亚的一个领导说,“两只羊加起来,很难成为一匹狼。”而思文凯到爱立信之后,竞争对手当时最常用、最通俗的揶揄是,“爱立信找了个锁匠来管电信企业了。”

  在思文凯之前,爱立信习惯了内部提拔的做法。柯德川刚刚接过爱立信的时候,被称为“爱立信在移动系统领域最懂业务的人”,但柯德川将爱立信公司管的是一塌糊涂——这和他的才能关系不大,是他碰到了互联网的大泡泡,所以柯德川在面对媒体时,都自叹生不逢时,这个CEO当的时机不对。

  柯德川为思文凯做了很多铺垫性的工作,例如和索尼的合资、大规模裁员等等,这都是思文凯上任后不久(大概是半年左右吧),爱立信重新回到赢利局面的理由之一。但思文凯对企业的管理才华,才是更重要的本质——他因此得到了一个“吝啬”的称呼,善意的说法是“吝啬高手”,有些人则直接说他是“吝啬鬼”。

  如今,当价格称为电信行业竞争中很重要的因素的时候,尤其是华为、中兴迅速起来的时候,爱立信没有被打弱,而是稳住了市场,就已经很能说明思文凯的能力了。特别是对比看看ALU、NSN,以及倒掉的北电,爱立信的股东们,应该是不会不满意的。

  思文凯的几次收购

  这几年,电信行业不太好混。

  中国军团的价格战很厉害。从“腰斩价”到“地板价”,再到“地狱价”,弄的个别国际厂商在公开场合说,华为这样搞,就没得玩了。

  爱立信这个时候,还能做到挺含蓄的,确实不简单。在丢掉了泰国的单子之后,爱立信不像北美公司那样,小家子气地气急败坏,就点评了一句说,“华为这样做,改写了通信行业市场的游规则”。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评论的时候,不禁笑了,爱立信的绅士风格,有时候还挺幽默的,连丢了单子之后也不愿改。

  因为不好混,所以合并就开始了,大家都希望通过合并来瘦身、缩减成本,但很多时候结果并不像预想那样美好,合并之后,瘦身还没有开始,市场份额先缩了水。阿尔卡特和朗讯的合并如此,诺基亚西门子的合并也是如此。不过最近诺西抄底北电资产,还算个划算的生意。阿尔卡特和朗讯合并之后,中国市场比较特殊,后来阿朗又收购了北电UMTS部门。我和上海贝尔的朋友们开玩笑说,你们公司的新名字应该是“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朗讯中国北电UMTS”,大家听了都乐,结果后来新名字出来了,就剩下上海贝尔,其他的都消失了。

  外界一直认为爱立信作为瑞典公司,在收购上过于保守,实际上并非如此。思文凯作为董事会和管理层都能参与的人,如果想要主导收购,还是有很大的话语空间的;而且思文凯在早前其实酷爱“收购游戏”,他在Assa Abloy集团掌权期间,大大小小的收购45次,使得公司股价翻了16倍,当然,这也成就了他的业绩和口碑。

  这几年,爱立信也有收购,总体上,算是成功的,马可尼、Redback,都对爱立信业务有较好的补充。尤其对比其他公司的大手笔合并,思文凯的这种补充式收购,更显得精明。

  马可尼的收购,至少给爱立信带来以下好处:首先是自己的产品线,在光领域直接进入到核心圈;其次是打击了竞争对手华为,让马可尼成为华为国际化收购中的一个经典失败案例;第三便是讨好了傲慢的英国人,这或多或少让更多英国人知道了,爱立信有个思文凯,他收购了英国曾经的巨无霸马可尼。

  Redback的收购,使得爱立信的网络边缘和多媒体部署的力量加强了。对Redback的收购,完全颠覆了外界对思文凯只懂企业管理不懂电信的认知——所谓成功企业领导者,便是判断价值,包括收购的价值,思文凯这方面确实挺让人佩服的。

  在我看来,只有两个瑕疵,是作为非通信行业出身的思文凯,所没有考虑到的:第一个是马可尼买贵了;第二个是没有在更早时间就收购Juniper——Juniper最初是爱立信发起成立的,如今在运营商核心路由上,比Cisco还吃香,爱立信放弃Juniper,带来的结果很可能是,它在固网方面的劣势,会进一步明显。

  思文凯为何去BP

  我写这篇文章,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要讨论这个问题:“思文凯为何去BP?”老实说,当前一些胡编乱造的文章,实在让人看了生气。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看一看,爱立信和BP有什么不同。最常规的行业差别就不用说了,因为早期思文凯同样是从另外一个领域跳到电信行业的。对于这样一个层次的管理者来说,行业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对业务的管理。

  一些基本情况是:

  爱立信2008年的营业额270亿美元,市值310亿美元。2008年全球500强中排名289位(中国电信刚好是288位),员工7.8万人。BP的情况如何呢?2008年BP的总收入为3670.53亿美元,全球500强中排名第四,员工9.2万人。

  企业员工规模相当的企业,营业额和利润上,石油公司要比电信行业更加“暴利”。

  选择这样一个地方养老,对思文凯来说,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如果思文凯一定要说,他是去成就另一番事业的,我们也没有什么话说。在爱立信工作,或者说在电信行业当领导人,确实太累了,就见人满天飞、满地球跑,却不见人回家。

  而且,以英国石油的规模和赢利状况,去做董事长而不是CEO,至少不会那么累人。据说思文凯也会部分涉及到企业管理中,现在他人还没有去,BP的CEO已经对他表示欢迎了。

  BP的CEO挣的其实也比杨元庆挣的少。我看到的数据是,2008年,首席执行官Hayward的报酬总数为250.9万英镑,可转换期权为33.6万英镑(66136股),另外还有845319股在2010年之后可兑换。按照2008年的水平,甚至更多一些,思文凯在BP当董事长,能挣的钱不一定太多。现在的水平是,2008年,现任董事长Peter Sutherland的报酬是60万英镑,2007年则是51.7万英镑。(联想柳传志对比起来还行,2007年和2008年分别是64.6万美元、59.9万美元。)但思文凯并不缺钱,据说没有去爱立信之前,他的收入就已经是全瑞典国内排位第四的巨富了。思文凯有栋古老的别墅在一个小镇上,但自从做了爱立信的CEO之后,能到别墅享受生活的时间,几乎等于零。他还有豪华游艇,做了爱立信CEO之后,也没有时间去玩了。

  而以57岁的年龄去BP,思文凯既能从容地以董事长的身份管理公司(并非具体业务,那是CEO的事),也能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何乐而不为?

  所以,说思文凯离开爱立信,是投资人不满意,纯粹胡扯。

  作为职业经理人,或者说职业企业家,思文凯选择更大规模的公司,理所当然。爱立信在瑞典不算最大的公司,而BP的规模就不可同日而语了。除了前文我提到的,2008年BP的总收入为3670.53亿美元;另外一个数字,能看出BP对所有企业领导者的诱惑有多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GDP排名中,瑞典为4845.5亿美元(全球第22位);而美国中央情报局出版的《世界概况》中,该数字为5129亿美元(全球第21位)。

  这说明,BP的年营业额,较瑞典整个国家的年收入,比例在75%左右。去这样规模的企业做董事长、或者做CEO,都已经算是职业经理人的巅峰局面了。所以才会有英国媒体在报道时候,直接说的是:一个瑞典人,要来BP了。在英国人看来,瑞典还是小国。

  爱立信的下一棒

  我个人接触卫翰思并不是特别多,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最多见过四五次面,正面采访,可能只有一两次。

  卫翰思接到权杖的优势和原因,很明显:

  1. 在爱立信呆的时间够久;

  2. 在爱立信换的岗位够多,呆的国家也够多;

  3. 从基层业务做起,一直做到高级副总裁,现在做接班人,合乎情理。

  至于那个老外分析师说的“由于卫翰思了解财务,投资者也会他的任命感到满意”,纯属鬼扯。卫翰思一直以来,也是做业务的,后来是因为爱立信的首席财务官突然离职了,卫翰思才接替了他的位置,在这之前,卫翰思对财务的了解,估计也就在如何保持区域市场,或者业务部门不亏损上。

  卫翰思做爱立信服务部门总经理时,电信服务部门的业绩相当不错——但我不认为,有些原因,不可忽视:

  1. 当时爱立信看到电信服务的价值,并强力推动这块业务,上升到战略高度,并不惜为此重组整个公司业务,很多原先收入颇丰的业务,划归到了电信服务部门;

  2. 运营商为了缩减成本、更快更好的部署业务,自己做已经不行了,所以电信服务市场规模就越来越大。我个人接触,朗讯是更早谈电信服务的,但做的最好的,还是爱立信。换句话说,爱立信的电信服务,碰到了好时候,就像柯德川当初碰到了不好的时候一样。

  有几个大单子,应该说是让卫翰思在爱立信树立了个人的旗子,Telstra的全网升级就是其中之一。但对于领导爱立信这样一个大公司,尤其是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领导爱立信,对抗华为的崛起威胁,卫翰思是否有足够的经验,还有待时间的考验。

  思文凯在领导爱立信之前,就已经证明了自己;在领导爱立信之后,实现了升华。他的离去,对爱立信,其实是一种损失。

  卫翰思,则将要通过爱立信来证明自己;现在的爱立信,并不是处于历史上的最佳时期,但也是几个好阶段之一,希望卫翰思在接过这一棒之后,能够让爱立信在接力赛中,也继续跑到很好。


猜你喜欢

-->
比特微信账号
比特微信账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Chinabyte

返回首页 长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