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互联网风云际会 为国争短长立马横刀——LARUS总裁卢恒专访

来源:中国财经时报网 2023-01-19

  中国大地卯兔著虎威,新年革旧岁之际,亚太互联网业界正在发生着一场攸关未来的大事。

  包括中国在内的唯一亚太地区互联网地址分配机构APNIC(Asia-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亚太网络信息中心)的决策部门执行委员会(ExecutiveCouncil)年度换届选举于本月9日正式开始,一直到2月9日关闭。被正式提名的候选人随后将在2月17号开始的在线投票中经过会员投票选出担任执行委员。

  APNIC执行委员会是APNIC的决策机构,地位相当于类似机构的董事会。APNIC共计7名执行委员,本次将投票选出4位执行委员会成员,任期2年。

  根据APNIC的内部政策(Bylaw),只有APNIC会员可以提名执行委员候选人,但执行委员候选人本人并不必须来自APNIC成员单位,即APNIC执委可以是任何人。当然这个任何人必须有服务亚太互联网发展的资历和服务的意愿和能力。

  LARUS总裁卢恒决定参与本次APNIC执行委员会选举。

  “改善APNIC治理,让EC成为真正的决策部门;提高APNIC对亚太地区的服务能力,APNIC注册地更换到新加坡,降低APNIC的成员费和提高APNIC的运营效率,让APNIC尽快达到碳中和,这是本次我参加执行的竞选纲领。”

  年轻、锐利、一副虎虎生风的干劲,是卢恒给人的初印象。

  对创新和改变世界的理想,对商业机会的深刻洞察力,舍我其谁敢争天下先的冲击力,发自内心的文化自豪感,则往往将与卢恒深谈后的人感染。

  在荷兰格罗宁根大学学习国际经济和商业专业期间,卢恒敏锐观察到IP地址市场所蕴藏的巨大商机,遂萌发了进入ISP业务、云托管和云计算等互联网服务领域的念头。

  2016年,不到30岁的卢恒在香港成立了LAURS公司,提供全球性的IP地址解决方案。LARUS是目前全球最大的IP地址租用公司之一,也是亚太区最大的IP地址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

  LAURS服务的客户遍及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客户中包括了众多知名中国出海企业,国资企业如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以及华为、网易、百度等众多民营企业;同时东南亚地区的众多电信公司,菲律宾、巴基斯坦、日本等国的国家电信公司等均是LAURS的客户。

  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本应迎来人们曾经美好设想的“平的””世界,但实际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数字鸿沟却变得越来越大。这让怀抱数字理想主义的卢恒认识到脚踏实地改变现实的重要性。

  两家南亚ISP客户的遭遇为卢恒留下过深刻的印象。Nayatel Private Limited是巴基斯坦的顶级ISP之一,主营当地网络、有限电视及通讯业务;Link 3 Technology Ltd是孟加拉知名网络供应商,主力提供商用及家用网络服务,业务覆盖全国。但当两家网络服务商于2010年左右开展业务之时,已经无法从APNIC申请到足够的Ipv4地址提供服务,同时市场上提供IP地址租赁的西方公司大多囤积居奇,价格高企。IP地址的限制导致这些公司无法扩大网络规模,服务更多互联网用户。LARUS成立后,向这两家公司提供了共计约2B的Ipv4地址租赁,当其被卡在网络规模扩大的瓶颈之际雪中送炭,为当地普通用户享受到互联网服务默默尽了力。

  在业务展开的过程中,卢恒逐渐发现APNIC现有治理模式并不能很好地服务亚太地区中小互联网企业,尤其是后发展国家的互联网企业的需求。

  APNIC成立于1998年,注册地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APNIC的成立宗旨在于为亚太地区各类机构分配IP地址,促进互联网在亚太地区的发展。APNIC现有9166名会员,其中中国区(包括港澳)会员数量接近1300。

  根据卢恒最近几年的观察,APNIC众多中小企业会员的声音往往被忽视。记得有一年,有很多中国小企业用户积极参与了一个IP地址政策的投票,但仅仅是由于投票邮箱中出现了很多QQ邮箱,就被APNIC认定为是中国在操控政策。“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我国中小企业使用免费的QQ邮箱是常见之事,可惜APNIC有意或无意忽略了这个事实。”

  推动管理机制改革以适应亚太互联网的新发展,改革APNIC决策作风,引入多元化更加尊重中小用户和后发达地区的互联网发展诉求,以期塑造更好的亚太互联网生态,是卢恒决心投身此次竞选的初心。

  改善APNIC治理,让EC成为真正的决策部门,已经是必须尽快解决的现实问题。卢恒畅想道:“如果我当选执委,将每个月与会员展开公开会议,接受会员的询问和质询,我也将鼓励所有的执委也加入每月的公开会议。我也呼吁在对APNIC领导部门展开公平透明的审议,使得APNIC执委会能对会员真正负起责任来”。

  针对中小会员服务,卢恒也有思考,“如果我当选APNIC执委,我将首先不是忙着提高会员会费,像今年APNIC做的这样,而是建议降低30%对会员会费缴纳。同时我将倡议推动APNIC进行架构优化,削减成本和不必要的支出,减员增效。通过改善治理效率,降低APNIC的碳足迹,到2030年时实现碳中和目标。”

  卢恒认为APNIC在支持亚太地区互联网发展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多,比如在亚太地区建立IP地址自由交易市场,以充分服务后发展国家的互联网发展需求,弥合数字鸿沟。

  卢恒认为,“APNIC现有治理模式亟待改革。多元民主的治理结构,才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表达各方诉求,APNIC也才能更好地服务亚太地区互联网的需求、满足未来亚太地区互联网平稳长远的发展。这不仅是中国互联网业界的共识,也是整个亚太地区IP地址分配合理化的现实要求。”

  回到APNIC和中国互联网发展的议题,卢恒表示:“中国互联网企业做大做强必须要打好根基,没有稳固地基支撑的数字经济在全球化的市场竞争中,将处在极其不利的位置。没有坚实的IP地址资源,中国数字经济将会存在限制发展的天花板,如果IP地址管理不慎,甚至存在数字时代的生存危机。”

  “我们更应该尽快参与到全球IP地址分配体系的治理工作中去,从APNIC开始,去疴纳新改革不适应发展现状的旧体制,引入多元化的活水,积极参与到国际互联网治理中,更好地体现中国和其他发展地区在亚太互联网生态中的利益诉求和话语。”卢恒坚毅而信心满满地说到。

  只要APNIC会员们积极参与APNIC执行委员投票,秉着一颗公正和负责的心,以互联网公共利益为考量,以推动APNIC改革为目标,亚太互联网的明天,中国数字经济的繁荣,以及广大后发达地区的互联网发展,春山可望,未来可期。

类型:广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布
X
第三方账号登录
  • 微博认证登录
  • QQ账号登录
  • 微信账号登录

企业俱乐部